初结桃李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作为一名新教师,我有幸带了两届本生的毕业论文。虽然现在还没有开始带研究生,但是通过这两年的经历,看着自己带的学生一点点地成长,我也真切地体会到了作为一位导师的喜悦。

记得第一年时,一切来得都很突然。当时我还刚入职不久,许多事情都还在熟悉的过程中。大概在 12 月到 1 月之间,忽然接到通知说本科生要开始选毕业论文导师了,而我当时并没有任何经验。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开始上课,学院也没有其他老师开设语音学课程,所以自然也就没有打算做语音方向研究的学生。最后,在安排完已有意向的学生之后,所里分给我两位学生,一位是英语专业的辅修学生,另一位是韩国留学生。其中,英语专业的学生打算研究汉语外来词的问题,韩国学生则打算研究动词重叠的问题。对我而言,这些问题自己并不熟悉,顶多算是了解,完全谈不上专业。所以,能否指导好这两位学生,自己心里也打鼓。不过,两位同学恰巧都决定采用问卷调查及问卷分析的方式来开展研究。这样做虽然比较基础,但也算容易上手,我指导起来难度也就不是很大了。所以,在我这个“不专业“的导师的指导下,两位学生做的基本上只是表面的调查和分析工作,没有太多深入性的研究。回想起来,虽然专业不对口,但作为导师,自己多少还是有些愧疚。

到第二年时,情况就变化了许多。当时,我一方面在上本科生的语音学课程,另一方面也同时开设研究生的语音学课程。在这种情况下,学生们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语音学的内容,也就自然有学生会对语音学的研究产生兴趣。到毕业生选导师的时候,有两位学生主动联系我要做语音的课题;还有另一位学生是后来分给我的,所做的内容也与语音相关。三位学生的论文最终做得都很出色,毕业之后的出路也都不错,而题图中的浩浩同学令我印象深刻。

具体还要从第一次见面说起。

大概是去年 11 月或者 12 月的时候,一个周五,我在上研究生的语音学课。课一开始,我就发现那天多了一位学生,我没多想,猜想她大概是来旁听的吧。课后,在一位研究生的引荐下,她过来问了我一些问题,大致是想了解现代汉语语音、词汇、语法和修辞每个方面具体的研究内容。我以为她当时在准备考研,如实地说了我的感受。(后来才知道她保研去了北大😂……)后面的课上,她又来找过我一两次,问了一些与温州方言有关的问题。我那时才了解,原来她是想从温州方言的角度出发做一份本科毕业论文。不过,当时我也不清楚她是不是要找我做论文。在文学院,能碰到对语音感兴趣的学生很是难得,所以我自然很希望有学生来做语音方面的研究,但我也不好主动开口问她。不过自那之后,我便记住了这位很有礼貌,名字也很有特点的浩浩同学。

后来,通过邮件的交流,我们详细讨论了研究的选题和计划,决定以温州话儿尾词的声调特点为主要研究内容,也最终确定了指导关系。当时,我恰巧在做语言资源保护工程的项目,负责调查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的方言。这个项目使我逐渐进入了方言研究的领域,掌握了一些基本的知识和能力,熟悉了方言调查的流程;也正是这个项目,使我那时恰好具备了一些方言研究和分析的基础。所以当浩浩同学拿来她的选题的时候,我很是欣喜,十分希望可以和她一起深入地研究下去。

不过,那时的我也只是具备了一些实践经验,方言相关的理论知识还比较薄弱。后面她问我的很多问题我都答不上来,还需要去查资料,去请教专家,实在称不上十分“称职”的导师。浩浩同学对我却总是很宽容的,总是自叹自己用功不够、努力不足。总体而言,我其实并谈不上是很专业的指导,我更希望能和她一起努力,把这个课题研究清楚。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初衷,才使得我在后来的研究和论文写作过程中,会更主动地承担一些任务,更像是一个合作者的角色。在这一过程中,我也学到了许多、收获了许多。

在整个论文的研究和写作过程中,浩浩同学的态度都很认真,她是一个非常踏实、用功的学生。前期,她阅读了许多文献材料,整理出的报告思路非常清晰;具体操作过程中,在毫无基础的情况下,她十分刻苦地学习录音和语音分析技术,很好地保证了数据的质量。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她调查结束后发给我的调查记录整理表。一份 excel 文档里,每一个调查条目后面都密密麻麻地记着调查过程中发生的对话。这是我远远没有想到的,也是我在之前的调查工作中所远远没有做到的。我真的十分佩服她认真细心的态度。

在研究的过程中,她提的很多问题也并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确实通过认真的思考得出的,很有深度。所以从开题到假期做调查,到回来整理数据,到最后的论文写作,一直是她积极的思考在推动着将对问题的探讨一步一步地深入,她所提出的问题的深入程度也时常出乎我的意料。整个过程中,我所指导的更多的是实验的操作和数据的分析方法,而对分析结果的整理、对现象背后原因的挖掘、对理论问题的探究等等全部都是由她主导的。单纯的实验和分析得出的只能是一篇描写性的论文,而她依靠大量的阅读和思考才使得这篇论文有了理论的深度。浩浩同学最后的答辩也十分顺利,论文荣获校级优秀本科生毕业论文称号。

与浩浩同学合作的这段时间我感觉很开心也很顺心。她性格稳重,待人谦逊,言行得体,是一位十分优秀的学生。如今,她已进入北大继续深造。作为老师,能看到自己的学生能够学有所乐、学有所成,大概就是最幸福的事情吧。只要学生学得开心,我便教得顺心;学生乐于求索,我便不辞辛苦。在信息化的时代,获取知识的成本几乎为零,作为老师,更多的时候是在向学生传授做事的方法和态度,以及人生的哲学。我待学生的态度和方式都是我曾经的导师潜移默化的结果。在 博士记 中,我曾说过,「我的导师是怎样对待的科研的,我的导师是怎样关爱学生的,我便是怎样的。」浩浩同学曾在给我的留言中说道,「老师带我的全部好让我今后也想加倍待他人以这般好。」我想,学生是真正悟到了其中的道理,我很欣慰。

衷心地祝愿我所带过的每一位学生都能够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 本文作者: Mengxue Cao
  • 本文链接: https://smilett.com/initial-graduates/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NC-SA 4.0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