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纪元

时间过得不紧不慢,入职已经一年多了。开始的路途总是艰辛的,虽然步履蹒跚,却依然坚定走过。好在有你们每一个人的支持和鼓励,才让我这个做研究出身的新教师有了些许的成就感。

入职以后,身份一下子由学生转变为老师,摇身一变,从乙方变成了甲方。这对于从本科到博士阶段从未在国内大学校园里生活和工作过的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陌生,一切仿佛都没有头绪。连各部门的办公室都还没摸清,学院的老师还没人全的时候,就迎来了新教师的两座大山:班主任和上课。

“班主任”这个概念在我的脑海里还停留在中学时代。我上大学的时候就没有班主任这个角色,只有辅导员老师,一位辅导员老师负责 3–4 个班。但现在的大学班主任是一人负责一个班,和中学相比并无他样。其实,我最不擅长的可能就要算是管理人员了。以前当班长的时候,都是无为而治,实在不知道怎样管人。当了大学班主任这个角色以后才发现,大一的孩子们真的太需要关爱了。初到他乡的这些孩子,谁也不敢轻信,却最信任自己的班主任。他们在我上所寄托的希望和信任越多,我所感到的责任就越大。

2015 年 9 月 10 日的第一次班会结束之后,有了上面这张照片。学院为每个新生班都配备了两名大三的学生辅导员,来辅助老师管理班级。真的很庆幸自己能够遇到这两位杰出的学生。她们很聪明、很能干也很懂事。我 8 月 31 日才刚刚签的人事合同,也就比新生早报道一两个星期,再加上初为人师,算是一个再彻底不过的新教师了。在刚开始的那段日子里,是这两位可爱的左膀右臂帮助我进入角色,她们教会了我很多。那时的我,和她们相比,懂的太少太少……转眼她们俩都已经大四了,都找到了心仪的工作,衷心地祝福她们。

再说说我班里的孩子们,照片里的不是全部。我带的是免费师范班,班里的学生全国各地的都有,而且大多来自十分偏远的地方,少数民族的学生很多。记得报道那天,有位西藏学生的家长跟我说他们是坐了三天的火车才到的。学生们都很可爱,虽然刚入学的那段时间琐事很多,但和大家相处的时间总是快乐的,有一种家的感觉。虽然仔细算一下,我要比他们大了将近 10 岁,但和他们在一起我会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学生,没有什么隔阂。在我上课的第一个学期,由于种种原因,状态并不是很好,有时也会沮丧。不过记得一次开班会的时候,一推开教室门,看到了自己班的孩子,感觉就像回家了一样,不再像在其他课堂上一样胆颤,心里很有安全感。


对教师而言,更重要的一部分工作是教学。第一个学期,学院没有给我安排课程,我是从第二个学期开始上课的。然而在我的第一个上个学期,所里却为我这个以语音学为专业的新手安排了“现代汉语语法学”……这让我很是头疼。要知道,我本科学的是电信工程,硕士学的是计算机语音处理,博士研究的是语音学,语法这门学问就从来没有在我的专业背景里出现过。但既然是所里的安排,那自己就要做好。于是,我买了很多本语法教材,开始认真学习。实话讲,现学现卖的感受很不好。我一向是一个做事严谨、态度认真、工作负责的人,但很多东西连自己都还没学明白,怎么给学生讲?对学生负责又从何谈起?没有办法,只能干干巴巴地照本宣科。为了不显得太枯燥,我也会尽力想一些有意思的例子。一学期讲下来,效果自然一般,我想,学生的收获应该也很有限吧。实在是我学术不精,能力有所不及。现在这个学期,又翻回来为新一届的学生讲这门课,讲起来感觉好一些了,但实话讲,更多的还是浮于表面,难以深入。只能慨叹隔行如隔山啊……

在上一学期,也就是我上课的第二个学期,学院为我安排了“现代汉语语音学”的课程,分别面向本科生和研究生开设。这一学期的课终于让我能有一个真正施展自己能力的舞台。对于一门烂熟于胸的学问,讲起来自然就轻松许多,在内容的安排上也灵活许多,可以实现很多自己的设计。

本科生的课是一门选修课。选修课有选修课的好处,来上课的大多数都是真正对语音感兴趣的学生。第一次课上我就跟学生们说,选修课的目的是培养大家的兴趣,这会是一门严谨的专业性强的课程。有了良好的学生基础,课上起来就顺手很多,大家都学得很认真,我自然教得也带劲。本科生的课程偏向基础知识的传授,我就选用了林涛、王理嘉的《语音学教程》作教材。以书中的章节为教学框架组织教学计划,再利用自己掌握的知识和材料进行补充。一学期下来,基本把语音学的方方面面都做了介绍,学生们也是收获颇丰。

硕士生的课程是专业必修课。然而,由于所里原本研究语音方向的老师出国未归,我目前又不可以带研究生,语音学课上的 21 名学生竟没有一位是语音方向的,统统是词汇、语法或修辞。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能够给大家深入地介绍语音学的相关知识,让大家能够了解语音学这门科学性很强的学问。

我选的教材是当年准备考博的时候李老师让我看的国外原版教材“Phonetics: Transcription, Production, Acoustics, and Perception”。这本书我考博前从头到尾读了一遍,博士期间又和李老师一起翻译了一遍,这本书非常适合做教材。老外写东西的思路和我们不太一样。老外的头脑比较简单,没有我们那么强的抽象思维能力,因此,为了“照顾”读者,老外写的书也是这个风格。每当要介绍一些复杂的概念或者原理的时候,就一定会拿一些生活中的例子做类比。这看上去一点都不学术,有点像科普读物,但实际效果却非常好,可以把复杂的内容讲得很清楚。这本书按语音学研究的四大方面来安排内容,由浅入深,很容易上手,并且还有足够的广度和深度。

第一次课,我给大家制定了课程的学习目标:读一本原版书,做一次语音实验,写一篇会议论文,做一次会议报告。围绕这个目标,大家跟着我用一学期的时间一起把这本书啃完,一起做实验来分析自己方言的声调,一起做报告展示,一起做调查、写论文,实实在在地把这句话中的每一点都一一兑现。一学期的过程中,大家真的都非常用工,十分努力,这使我深受鼓舞。看得出,这些孩子是真心地喜欢语音学。于是,在课程结束时,便有了题图的那张合影。

这里还要特别提一下调查和论文部分。原本我是计划把论文安排在结课前的,让大家做一点小的实验分析就足矣了。实话讲,我没期望大家会想利用假期的时间去做深入的调查。但后来,大家主动要求要利用寒假的时间去做调查,为得是能够收集更充分的材料,利用更充足的时间,写出更有质量的论文。这真的让我很感动。一群学词汇、学语法、学修辞的孩子,主动要求在寒假去做语音调查,写研究论文,换作哪个语音老师能不为之所动?大家假期做得也都真的非常认真。寒假的时间很短,还要过年,但大家都去找了发音人,有些学生为了做全面的调查,还找了好几个发音人,甚至去找不同区域的发音人。从认真程度到研究体量,都不亚于学位论文。开学前,论文交上来,每个人都写的很像样。我也对每个学生的论文做了详细的批注,虽然标注的都是不足,但我看到的却是满满的收获。

我是一个很乐于分享的人,我希望能够通过我的课,让大家了解我所了解的知识。就像我在本科和硕士结课时跟大家说的,希望通过这门课让大家了解语音学,喜欢语音学。

为人,为师,为人师,为师师。以人为师,以师为范,以世范以为师,以人师为世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