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记

想一想选什么作为开篇呢?离现在最近的便是博士的经历了。转眼博士毕业已经一年多了,现在也走上了工作岗位,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一名科研工作者。回想起来,博士的那段时间过得非常充实,也非常难忘,那段经历对我的提高很多。语音室的那些人、那些事都还历历在目。

前一段时间曾经在 twitter 上发过这样的感慨:

刚才翻了一下自己的 ins,照片的起点大约在硕士毕业回国以后的第一个中秋。回国以后就到了社科院,跟李老师做事。之后如愿跟李老师读了博士。翻翻这些年的记录,博士这几年过得真的很充实,去了许多国家,见了不少场面。忽然好感慨。师恩难以报答!

是啊,师恩难报。很庆幸自己能够在博士阶段遇到这样一位好导师。她对科研的严谨、对学生的关心、对团队的照顾,她的一言一行一直都在影响着我。

李老师的学术嗅觉十分敏锐。李老师平时很忙,每次有人来做讲座,她总是被各种人叫出去处理事情。但只要她坐在那一会儿,听上一耳朵,就一定能抓住核心信息,总是能提出一两个有深度的问题。这一点我真的非常佩服。

李老师对学术是严谨的,但她对学生是宽容的。学生哪里做得不好,她也不责备学生,她会帮学生出主意,为学生分忧。虽说有时候她也会无奈,但她却更愿意给学生机会,总是期待着学生能做得更好。所以,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凭学生自觉。

我以前常说社科院的平台大,所以我才能有机会接触到各种前沿的研究、认识那么多同行和专家。但现在想想,其实更多的时候还是因为李老师的视野开阔,才为语音室的学生争取到了这么多机会。李老师一直鼓励学生参加各种学术会议,基本每年都要追几个会议。回头来看,参加会议的经历对学生真的是很难得的锻炼。通过参加会议,学生可以初步了解怎样写学术论文,了解论文的投稿、审稿机制,了解怎样做 oral presentation、怎样做 poster,了解学科的前沿动态,与学界的前辈和同辈交流。既可以拓展视野,也可以锻炼能力,还可以拓展人脉,可以说,收获是全方位的。回想博士这几年,开会去过的地方有很多,天津、上海、新疆、长沙、香港、澳门、德国、法国、新加坡……真是见了不少世面,也看了不少风景。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的一个人是 Bernd。他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德国长者,开朗而热情。博士期间的研究主线就是从他在天津大学的一次讲座开始的。随后,在李老师和 Bernd 的撮合下,我有幸在 2013 年到 Bernd 的研究室做了短期的访学。Bernd 所在的学校是亚琛工业大学,校址所在的亚琛 (Aachen) 是位于德国西部的一个城市,与比利时和荷兰接壤。因为亚琛没有机场,所以我当时飞到杜塞尔多夫,Bernd 带着他一家人开车去机场接的我。记得到德国的那天是一个周五,到了德国以后才知道,大部分商家在周末是休息的,所以很有趣的一点是,我到德国以后的第一顿晚餐是走去旁边的荷兰吃的……

在德国的那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可能是我博士期间效率最高的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里,只有我、Bernd 和研究,没有其他任何事情来打扰我的思路。所以每天都跟上了发条一样,十分高效。记得在刚到的第一个星期里,我们就一起把 GSOM 算法做了代码实现,并用一些模拟数据完成了验证性的实验。印象最深的就是当时 Bernd 跟我说,他好久没有这么激情地工作了,是我让他产生了特别强烈的工作欲望。真的很奇妙,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彼此促进的。他给我布置的任务我都很高效地完成,这促使他必须及时给我提供指导,而及时的指导又可以帮助我迅速地完善工作。如此以往,团队的工作效率就得到了飞速的提高。Bernd 对我学术上的指导让我受益匪浅。能够在博士阶段同国外优秀的学者、前辈共事,真的是一段非常难得也无比难忘的经历。

还有就是我可爱的同学们。在语音室,学生们都相处得很融洽。博士生、硕士生、硕士访问学生、本科访问学生,大家在一起都是一家人。大家一起听所里老师讲的专业课,一起听讲座,一起做研究,一起参加会议。在语音室,没有年龄、学历之分,大家都是一群年轻而有智慧的精英。虽然专业不同、研究方向各异,但互相之间聊上几句总能有所收获。

在语音室成长的这不到 4 年的时间里所经历的人和事在我的人生轨迹上刻下了深深的烙印。我的导师是怎样对待的科研的,我的导师是怎样关爱学生的,我便是怎样的。